J9九游会·(中国)登录入口

新闻资讯 分类
【j9九游会官方登录】峰哥如峰——追记优秀共产党员吴峰发布日期:2024-02-13 浏览次数:
本文摘要:峰哥如峰——追记优秀共产党员吴峰

【j9九游会官方登录】峰哥如峰——追记优秀共产党员吴峰(图1)【j9九游会官方登录】峰哥如峰——追记优秀共产党员吴峰(图2)

  第一次离家,吴峰14岁,是清瘦的少年,背着行囊去镇上读初中,从此踏上外出求学工作之路。

峰哥如峰——追记优秀共产党员吴峰

【j9九游会官方登录】峰哥如峰——追记优秀共产党员吴峰(图1)【j9九游会官方登录】峰哥如峰——追记优秀共产党员吴峰(图2)

  第一次离家,吴峰14岁,是清瘦的少年,背着行囊去镇上读初中,从此踏上外出求学工作之路。  这一次回家,吴峰42岁,就此长眠在家乡凤凰县吉信镇满家村的青山绿水之间。  大家都叫他“峰哥”,是尊敬,是信任,也是亲昵。

  求学,工作,成家,从一名乡镇干部慢慢成长为优秀的组工干部。峰哥的一生,普通平凡,沿着既定的轨迹。  直到今年5月2日,深夜加完班的峰哥在回家途中发生车祸,未完成的材料文件散落一地……

【j9九游会官方登录】峰哥如峰——追记优秀共产党员吴峰(图5)

【j9九游会官方登录】峰哥如峰——追记优秀共产党员吴峰(图6)

  如锋,奋勇争先   工作第一站,是落潮井乡铜岩村,最偏远的村寨,未完全通公路,与贵州交界,村情复杂。

  1995年,大学刚毕业,22岁的峰哥主动要求去铜岩村驻村。同事好心提醒他,村子偏远,几乎家家养狗,狗也特凶。峰哥表态:“3天,我就要丢掉打狗棍,让村民和村里的狗都接受我!”   上班不久,就遇到了当时农村的头等大事,收公粮。

  接到铜岩村要车拖公粮的电话,乡干部伍文金不信,这个年年落后的村哪能这么早就收齐了公粮。  到了村里,路旁真的满是村民和粮食。一个瘦弱的身影穿梭其中,泥土溅到了腰间,鞋子穿烂就趿了双借来的大皮鞋,一边统计协调,一边还帮着劳力不够的家庭搬抬粮食。

这个人就是峰哥。  伍文金抱怨为什么不选晴天拖粮,峰哥边忙边解释:“晴天得抢种油菜,不能耽误老百姓工夫。”   看到连村里的狗都和他亲热,再看到他工作本中密密麻麻关于每户村民家庭状况、交粮情况甚至互相间亲戚朋友关系的记录,伍文金懂了,这个小伙子确实在工作中下足了功夫。  从铜岩村起步,此后,峰哥的每一个岗位,每一项工作都下足了功夫。

  2014年,千工坪镇桐木村,涉及村部选址的两户村民不同意出让土地,村部修不成。  峰哥知道了,下班就往村里跑,邀上村支书龙金周一起到村民家里做工作。从聊天拉家常,到讲政策、讲道理,最后讲到村里的发展。

  记不清去了多少次,也不知两户村民最终是被峰哥说服还是被感动,村部用地问题解决,桐木村崭新的村部建了起来。  今年是乡镇党委集中换届年。认真学习了省、州换届方案,峰哥用半个月时间,制定了一套149页6万余字的工作指导手册,对每个阶段要完成什么工作及如何操作都进行了细化、量化、实化。  参照这本手册,全县乡镇党委换届工作有本可循、有样可查、有据可依,换届工作最终顺利完成。

  工作下功夫,也要懂得下“巧”功夫。  峰哥坚持每天记工作笔记,梳理当天工作完成情况和第二天工作重点。心中也像有一盘棋,把千头万绪的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。

  不学计算机专业,峰哥却靠自学成为“电脑通”。  遇到大小电脑问题,大家都习惯性“呼叫”峰哥。很多人,在他手把手教导下,学会了办公软件基本操作,甚至学会了用Excel函数进行复杂的各种运算。

  作为业务能手,峰哥名声也越来越大。不仅给全州党员统计工作人员授课,还每年被州委组织部点名去帮忙全州党统工作,甚至多次代表湘西州参与全省党统工作。  同事们骄傲又钦佩,笑称他已经成了全州人民的“峰哥”。

  如风,情暖民心   峰哥爱笑,笑容背后,是春风般的热情热心。  在乡镇工作时,峰哥的家,是年轻干部们最爱去的地方。蹭饭,聊天,还能感受峰哥两口子的和气温暖。  到县城工作后,懂得村干部进城办事不容易,只要有熟识的村干部来,峰哥知道了都会主动打电话,关心生活如何安排,掏腰包请吃饭也是常事。

  当村干部14年,颜顺兴参加过多次公务员招聘考试也没考上。今年3月,全县招考乡镇公务员,峰哥先后给他打了3次电话,提醒他关注招考职位,又再三鼓励他一定要再试一试。  原已失去信心的颜顺兴,觉得不报名对不起峰哥的关心,才勉强报了名。

谁知,竟以综合分第一的好成绩考取了公务员,5月又当选为禾库镇党委委员,并提名为副镇长候选人。  峰哥离开第2天,消息传开,2013届大学生村官现已是吉信镇干部的孙珂,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了一条600多字的纪念文章。

他写道:“峰哥是我到湘西工作的‘引路人’,是我在湘西的第一位老师。”   从山东淄博来凤凰当大学生村官,孙珂起初很迷茫。作为大学生村官联系人的峰哥,一有机会就找他谈心,关心生活之余,更注重从工作思路、工作方法上指导帮助他,还鼓励他多参加各种大学生村官交流组织,多与其他地区村官沟通学习。

  每次,峰哥到孙珂所驻的村办事,一定特意去看他,还反复嘱咐村干部照顾好他。有村官能参加的招聘考试,峰哥都第一时间电话通知,还给村官们组织各种学习培训和面试模拟训练。

  “峰哥离开后,我们自发去送他。那天,从2008年首届到2014年最后一届所有大学生村官,只要留在凤凰或附近县市的,都赶去了。

”孙珂说,“交流中才发现,我从峰哥那里得到的关爱和汲取的力量,也是所有凤凰大学生村官的共同感受。”   峰哥的热情热心,并不只给予熟识的人。  千工坪镇新坪村村部修好了,邻村2个司机拖砖的4000元工资却一直被包工头拖欠,急得只能天天找村支书龙新茂要钱。

想到那个常来督促检查村部建设质量的峰哥,龙新茂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跑去找他帮忙。  峰哥只说了一句“你放心吧。”   不久后,龙新茂真的接到了峰哥的电话,要他带司机去找老板领工资。

  副部长杨旭东调到县委组织部不久,峰哥领了几名贫困党员来签字申请困难补助。  人走后,杨旭东开玩笑问:“峰哥,这几个不会是家里的远方亲戚吧?”峰哥急了,认真解释,是曾经驻村的村民,不熟悉流程跑来找他帮忙,绝对不是亲戚朋友。  如沨,上善若水   峰哥的工作经历,简单清晰。  两个乡镇工作11年,组织部门工作10年,历经9个岗位,18年副科……   这一串数字,让人自然就把眼光集中在“18年副科”上。

  这个问题,也成为凤凰县委常委、县委组织部部长、县委统战部部长覃振华心中一块痛处。“副科18年,经峰哥考察的正科级干部数不清,他却从未为个人待遇向组织提出过任何要求。”   杨旭东同样痛心,他一直以为开朗随和的峰哥肯定家境殷实,却直到今年4月,才第一次听他聊起家里的事。

  “他那天很反常,踌躇很久终于开口。原来,他妻子一直没有正式工作,在手机店收话费,每月工资只有1200元。儿子明年高考,经济压力大,他想请我私人在方便的前提下帮他妻子介绍一个稳定些的工作。我真没想到,组织部门工作10年,他竟没能给妻子谋一份稳定的工作。

”几度哽咽停顿,杨旭东才把这段峰哥唯一一次找他帮忙的回忆讲完。  2006年,乡镇合并职数调整,峰哥从吉信镇党群副书记调整为政协联络员,甚至从党委班子中退了出来。

有村干部为他鸣不平,他反过来劝别人:“要服从组织安排。”   调整后不久,接到为龙山县苗儿滩镇供应12吨生姜种的任务。离最佳种植期只剩半个月,晚上,他和吉信镇生姜协会会长颜顺兴到姜农家查看货源,白天打包安排运送,整整忙了1个星期。

  想起峰哥刚经受的位置调整,也颇不服气的颜顺兴提出:“干脆每斤加价2毛,补贴我们几天的辛苦。”峰哥坚决不同意,按市场价格及时把姜种送到客户手中。

  淡泊如水的峰哥,一样坚守原则和底线。  他跑遍了全县340个村,选地址、做规划、建场所,使全县无活动场所村全面“清零”。村部承建商数次请他吃饭,他从不去,建设质量却从不松口,甚至反复要求改进直到达标。

  一名村支书退休时申请享受每月30元补贴,政策要求连续任职25年,因其中4年资料不全,峰哥不给办理。  镇干部为此跟他翻脸,说他不通情理,没人情味,他坚持按政策办事。不久后,国家政策调整为任职底限只需10年,他又主动找到镇干部给这位村支书办理了享受补贴的手续。

  如峰,无愧天地   儿子16岁,提起爸爸的第一句话是:“从我记事起,爸爸给我的印象,就是工作忙。”   他的工作忙,甚至出了名。  禾库镇党委书记龙晶因加班被妻子埋怨,就说:“这算什么,峰哥比我更忙。

”妻子不信,两人便打赌去现场看。那是星期天晚上的10点多,县委大院里,峰哥的办公室果然亮着灯。  结婚19年,妻子常赌气抱怨:“是同事的峰哥,是村官的峰哥,就不是我的。他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我还多。

”   确实,他常加班,一家人聚齐也难;他常食言,答应了的旅行、全家福,都没有兑现;母亲生病住院,他一天几个电话问情况,却没时间照顾陪伴;感冒咳嗽、肾结石、肩周炎,他都没时间好好检查治疗,能拖则拖……   凤凰洪灾,他带病冒着大雨参加抢险。因高烧晕倒被送到医院,打完吊针又继续奔赴抗洪现场。  洪灾过后,他一连几天推着拖车,在古城里往返清理淤泥和垃圾。

手脚都磨起了血泡,妻子心疼得哭,他却笑着说:“这算什么,大家都辛苦,我怎么好偷懒。”   凤凰旱灾,老家的父母家中即将断水。

他在电话里安慰父亲想办法克服困难,也坚信党委政府会有安排部署。当时,他正给单位负责联系的几个村群众组织送水,却没时间顾一顾父母。等忙完手头工作赶回家,60多岁的母亲蹲在水田里,就着浑浊的泥水洗菜。

  但他爱这个家。  他焦虑儿子的叛逆,操心儿子的成绩,找来同事朋友轮流给迷恋上网的儿子做思想工作。他挤出时间接送儿子上放学,甚至晚上先把儿子送回家再返回单位加班。

  他常给儿子讲一个故事:小和尚调皮,总做错事,每次都去跟老和尚说对不起。一直等着小和尚长大懂事的老和尚说,今天你能跟我说对不起,可有一天,我离开了,你跟谁去说对不起呢。  谁曾想,一语成谶。  他也会觉得累,就跟大他几个月的妻子撒娇:“姚姐,姚姐,真的好忙好累。

”   他也言之凿凿地给妻子许诺:“儿子考上大学,我们去送他。好好玩一趟,再照一套最好看的全家福。”   可最终,他还是失约了。

  旅行,全家福,承诺给妻子孩子一定会好起来的生活和一定会到来的幸福,都再不能实现。  峰哥走了。  送他的人很多,有朋友同事,有各地赶来的大学生村官,有他修建村部时认识的村干部、包工头,还有很多也许他自己都想不起的他帮助过的或熟悉或陌生的人……   峰哥的父亲75岁,当了一辈子村小教师。

面对给峰哥送行的人们,这个31年党龄的老党员只有一句话:“感谢党的培养,这孩子算是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,也不愧我给他取的这个名字。”   仿佛一夜长大,儿子终于听懂了爸爸那个关于“对不起”的故事。他也有了自己人生的方向,他为这样的爸爸骄傲,他要成为一个像爸爸这样,挺拔如峰、无愧天地的人。

  离家18年,峰哥回到家乡。  这一次,他终于不再奔忙……


本文关键词:ag九游会登录j9入口,j9九游会官方登录,九游会j9网站首页

本文来源:ag九游会登录j9入口-www.3133wl.com